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投资园区 > 投资指南 >
亚星各城市地方政府债务全面比较,深圳神一样的_知乎_

我国地方政府债务政策变化跌拓起伏,一时间想要弄清楚还真不容易。本文简单粗暴归类比较一下,看看各大城市在地方政府债务上的情况究竟如何?

01什么是地方政府债务

地方政府债务简单来说分为显性债务和隐性债务。义如其名。

显性债务是看的见的,它也是狭义上的地方政府债务,以政府名义举债,各地政府每年预算执行报告公布的数据就是它。它分为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当前已经纳入政府预算管理了。2018年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18.4万亿。

隐性债务则是神一样的存在,连地方政府都可能摸不清楚确确实实的数据。以政府担保或背书的,它包括融资平台、PPP、政府购买服务、各类名目的基金等等。具体数值天知道!

02 政府为什么要发债?

还不是因为政府钱不够花。

显性债务其实不是一开始就可以发的,是2009-2011年世界金融危机后,配合4万亿刺激计划开始,允许特定地方政府发债。尤其2014年在清理隐性债务时,一堵一疏,在显性债务开了个口,即新《预算法》赋予地方政府有融资举债职能。

隐性债务历史要长的多。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大头税收上缴中央。且旧《预算法》规定不允许以地方政府名义发债、银行贷款,而且财政不列赤字。

这可苦了地方政府,这二三十年是我国城市高速增长、大发展、大建设的年代,没钱怎么发展怎么建设?

所以拐个弯想到了成立融资平台公司,以企业名义去接受银行信贷。到目前(尤其2008年后)发展到PPP、政府购买服务、融资租赁、担保函等五花八门的融资渠道,债务急剧膨胀。

2014年后政策年年出、密集出,辛苦了财政工作人员,学习政策都够忙的了。各政策之间错综复杂、或收或放、前后态度变化之大不是一文说得清楚,中间各方的博弈也淋漓尽致。

有一条比较重磅的是:国家启动对地方政府的债务甄别工作,明确将政企债务进行分离切割。

说白了就是以后发债只能是政府,且政府不可以为隐性债务背书了。以前背过书的需要进行划清,有连带偿还责任的逐步进行置换债券,纳入预算管理。

反正就是严控隐性债务。近来各种PPP项目、特色小镇、发展基金都要死不活的,包括财政部上个月还发文进行PPP项目梳理核查,大背景也是这样的。

03 可知的显现债务

好了,说得有点多,转入正题。

既然地方政府可以发债了,那么它们的债务是多少呢?城市承不承受得起啊?

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不是某一年一下子发了那么多债券,而是每年的累积额。每年有新增债券,也要对旧债券余额还本付息。

这里我们采用一个统计方法,就是用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财政预算收入,得到债务率。这里的财政预算收入我们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相加。

为什么呢?因为根据财政部文件,地方政府债券的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分别纳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管理。债务还本付息都要相对应。

当然上述财政预算收入可能加上转移支付收入更准确。

来自各城市2018年预算执行报告统计,带*为预计数。

按照国际标准,地方政府债务率通行风险警戒线为80%-120%。这样看来,大多数城市2018年债务率不高。只有天津、兰州、长春、沈阳、昆明、西宁、呼和浩特、西安、大连、贵阳、哈尔滨超出国际警戒线。东北地区的主要城市,债务率都挺高。

四大一线城市中,债务率最低的是深圳,仅仅3.2%,深圳政府真的富的流油,不用借钱的吗?上海和北京差不多,而广州债务率略高,达到79.2%。

而被人看好新一线的杭州债务率47.8%,也算是超级健康的财政水平,不过2000多亿的买地收入算做了分母可能有点不可持续。

重庆、长沙等几个发展势头挺猛的城市债务率超过100%。

看起来,中国的城市大多还算是财政水平健康。不是说现在地方政府负债都挺高的吗?不急,且听慢慢道来。

这个仅是可见的显性债务。显性债务(地方政府债务)纳入预算严格管理。每年度上级财政部门会下达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即不允许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超过这些限额。看,国家进行总体负债限额控制。

在我们看来,地方政府债务作为预算管理内的另一个“钱袋子”,现在成了财政收入的第五大账本。因为地方政府债务使用途径更加灵活,举债既可以用来建设、也可以发展科教文卫等各项事业。甚至拿来借新债还旧债,只要政府信用不崩塌,这条路可以一直循环下去。

这么多好处,地方政府都巴不得多发新债,但限于国家限额管制而已。不过大多数城市也用到尽,平均使用率达80%-90%以上。

比如2018年财政部下达广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是2801亿,而实际广州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2404亿,使用率达到86%。杭州使用率更是高达99%。

04 供参考的隐性债务

虽然国家近年极力严管新增隐性债务。但是城市要发展、基础设施要建设、城市环境要治理,农村要扶贫,公务员要发工资,样样都是钱啊。

而显性债务纳入了预算管理,发多少债需要看上头脸色。那么只能暗中通过各种名目发隐性债务了,加上历史上存量隐性债务,这一数据比显性债务多得多。

以下表格来自wind和博瞻智库预估的各地城投债券余额。由于没有验证过数据的真实性,所以仅供大家参考一下。

G列数据来自wind和博瞻智库,截止2019年3月,仅供参考

首先是只有城投债券余额,其它隐性债务没有算进来。这样统计的债务率,表格已经有超过一大半城市越过警戒线。

超过预警线的城市大多数是东北、西北、西南和中部地区以及广州、南京、天津等几个东部大城市。不难发现,大多中西部地区自身财政加上转移支付还不够花,举债成了另一种方式。

而城市债务比率较低的以东部沿海城市为主,深圳、上海、杭州、苏州、厦门、济南、福州等城市财政则相对非常健康。

细心的人可能发现,上面两个表格中,深圳无论是显性债务还是加上城投债务的负债率都低得有点离谱了!甩其他城市好几条街。

我们知道发地方债也好城投债也好,根本背景原因是缓解财政吃紧的局面。这样看来,深圳可谓是中国财政最健康的城市,没有之一。深圳真的优秀。

05 深圳为什么这么优秀?

至于深圳债务率为什么这么低,几乎不用举债就能把城市发展的这么好,稳居一线。我们猜测除了限额管制外,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他请各位行家补充。

第一是深圳财政收入本来就很高。得益于优越的产业结构,深圳2018年的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总收入就达9102亿,同期广州只有6025亿,杭州3457亿。加上计划单列市不用上缴省,所以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居第三,是第四名的1.6倍,是广州的2倍多。这种情况下分母大了肯定结果数值就低了。

第二是城市规模小、且城市开发和基础设施已经较为完善,不用再大规模烧钱。深圳土地面积少,土地利用强度接近50%,不能再像北上广杭那样不断地搞增量开发。土地出让已经非常少了,出让金也位居大城市末位。而且深圳城市建设已经非常不错,除了轨道交通,几乎不用再大规模搞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而这些投入是城市发展最烧钱的,深圳基建支出已经饱和了,不需要大规模举债。

第三是从区域经济发展理论看,深圳已经从投资驱动变为创新驱动阶段。像华为、中兴、大疆等创新科技企业都是美国的眼中钉,足见深圳实力之强。

创新驱动不像投资驱动需要政府花大钱拉动投资。它更多在于市场自身行为,很多投入是企业完成的而不是政府,包括科技研发的投入(华为一年研发投入可以秒杀大多数三四五线城市财政收入)。政府只需要在政策和服务上做好保障即可。

不过话说回来。深圳财政这么优秀,在科教文卫、人才引进、住房保障、产业扶持等领域大手笔花钱,各项设施和服务也不断超越。日子过得滋滋润润。

而广州财政本来也不差,但是上缴省级帮扶粤东西北后显然压力有点大。政府也不得不举债发展,债务率徘徊在高位。

所以,这样,真的好吗?!!

其余的再说一句,所有城市都一样,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举债后每年也要从财政收入割一块去还本付息的。所以,合理合度利用债务,把控好风险,别让债务成了城市发展的负担。

-End-

欢迎关注:城市浮沉

延伸阅读:

o长沙经济数据之惑及与无锡排位之争

o广西发展因何受阻?

o粤港澳大湾区城市GDP激荡40年

o广州和深圳在全球城市体系中的地位

o广州GDP,数字下的真相